如何评估世界语言的影响力

来源: 中国外文局翻译专业资格考评中心

中国外文局翻译专业资格考评中心副主任 杨建平

  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创新与政策倡议的特约研究员陈凯(Kai L. Chan)博士撰写的《语言能力指数》(Power Language Index)报告。该报告指出,当今世界有6000多种语言,其中15种语言的使用者加起来约占世界人口总数的一半,约2000种语言每种语言的使用者都不到1000人。为有效评估不同语言的影响力,衡量不同国家的语言竞争力,该《报告》对世界124种语言的影响力进行了比较研究,对138个国家和地区的语言竞争力进行了评估,这为世界广大语言学习和研究工作这提供了重要参考。

  一、世界10大语言能力指数的排名情况

  陈凯博士对124种语言的影响力大小进行了评估(在124中语言中,有的是同一种语言的变体或方言)。评估的结果是,截至2016年,世界语言能力指数排前10位的分别是英语、汉语、法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俄语、德语、日语、葡萄牙语、印地语。在这10种语言中,排前六位的语言都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排第七、第八位的是两个经济大国德国和日本的语言——德语和日语,排第九、第十位的是两个金砖国家巴西和印度的语言——葡萄牙语和印地语(巴西讲葡萄牙语,印度41%的人口讲印地语)。这十大语言的能力指数大小顺序和得分情况如下表所示:

  报告特别说明,如果将中国汉语的方言都加在一起,汉语依然排在第二位;但是如果将乌尔都语并入印地语(包括所有的印度语方言),印地语的排序会超过日语和葡萄牙语。

  《报告》还对各语言到2050年时的情况进行了预测,结果是汉语的能力指数会有新的提升,但英语依然保持世界最强影响力。到那时影响力排前10位的语言分别是英语、汉语、西班牙语、法语、阿拉伯语、俄语、德语、葡萄牙语、印地语、日语。他预测的到2050年时前十位语言的能力指数大小顺序和得分情况如下表所示:

   二、世界语言能力指数的评估方法

  与语言相关的因素很多,陈凯博士是如何评估语言能力指数的呢?他从“地理”、“经济”、“交流”、“知识与媒体”、“外交”等五个方面对语言进行了考察。每一方面又分成几个不同的指标,总共涉及到20个评估指标。

  具体来讲,“地理”方面利用的指标是:“语言使用国”、“该语言覆盖的地理面积”、“入境游人数”;“经济”方面利用的指标是:“GDP(购买力平价)”、“人均GDP(购买力平价)”、“出口量”、“外汇市场规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交流”方面利用的指标是:“母语人数”、“第二语言人数”、“讲本语言的家庭数量”、“国家的出境游人数”;“知识与媒体”方面利用的指标是:“互联网内容”、“电影纪录片数量”、“世界500强大学数量”、 “学术期刊数量”;“外交”方面利用的指标是:某种语言是否是“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工作语言,以及该语言是否在其他10个重要国际组织中被指定使用(这10个国际组织分别是:国际展览局、国际足联、国际刑事法院、国际劳工组织、国际奥委会、各国议会联盟、国际电信联盟、经合组织、国际邮联、世界贸易组织)。

  在这五个方面中,前四个方面的得分权重均为22.5%,最后一个方面“外交”的权重为10.0%。在计算每一种语言的得分时,首先用每一种语言的同一指标分别去除以该类指标的最大值,得到一个0—1之间的数值,其中每一个指标的最大值都为1。在“外交”方面中,当所评估的语言是前3个大的国际组织的工作语言时得分为1,否则为0。在后10个国际组织中,如果是该国际组织的工作语言得分为0.1,如果不是得分为0。然后根据事先确定的每一类权重比例去分别乘以该数值,得到一个转换后的新数值,再将每种语言20个评估指标转换后的新数值相加,就可得到每一种语言的能力指数。

  在20个指标中,由于每个指标对语言的影响不同,所以对每项指标的得分权重也作了区分。对语言影响大的指标赋予了完整的权重,影响相对小的赋予了一半的权重。如,在第三方面“交流”中,“母语人数”这一指标具有完整的权重,“第二语言人数”的指标则具有一半的权重。在20个指标中,计算一半权重的指标有9个,这9个指标在上述表格中都用星号(*)作了标示。具体5个方面、20个指标,以及每个方面和每个指标的得分权重如下表所示:

  为尽可能准确评估某种语言的影响力,评估时需要明确在一个国家范围内哪些语言是主要语言(dominant languages),哪些语言是次要语言(minority languages)。主要语言是一国广泛使用的语言,多数情况下是该国的工作语言或官方语言。次要语言与主要语言相比处于从属地位,但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也达到了一定的规模(在一国范围内讲该语言的人数最低占到全国总人数的10-15%)。对于与民族国家相关联的每个指标,在反映语言影响力时,属于主要语言的系数就按1计算, 属于次要语言的系数按1/2来计算。例如,加拿大大约3/4的人使用英语,英语在全国广为普及;大约1/4人讲法语,主要集中在魁北克省和新布伦瑞克省。这两种语言在加拿大联邦层面地位平等,都是该国的官方语言,但英语属于主要语言,法语就属于次要语言。当加拿大的GDP映射到“英语”这个语言时系数为1,当映射到法语时系数则为1/2,也就是加拿大的GDP映射到英语时计算全部价值,映射到法语时只计算一半的价值。该《报告》评估语言所涉及的国家除了联合国承认的193个会员国之外,还包括了科索沃、台湾、香港等地区。

  根据以上评估方法,得出了124种语言的能力指数。下图为英语的5个方面20个指标的基本情况:

  下图为汉语的5个方面20个指标的基本情况(其中讲汉语的三个国家和地区指中国大陆、新加坡和我国台湾地区):

  每一种语言都有像英语和汉语一样的这样一组得分,这里就不再分别列出。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语言使用有许多特殊的情况,如一种语言在一个国家可能有官方地位,但不能有效使用,如瑞士的罗曼什语;有些语言被作为第二语言得到广泛使用,如法语;还有些语言只在某国或某个特定的地理区域使用。在评估时对这些细微差别都作了考虑。

  三、国家语言能力指数的排名情况

  不同语言有不同的语言能力指数,不同国家的人讲不同的语言,所以每个国家的语言能力指数也不同。如,英语是世界通用语言,在世界语言影响力排名中居第一位,说英语的人可以轻松地在国外旅行和工作,讲英语的国家对外开展业务就有语言优势,所以国家具有“语言红利”。

  陈凯博士根据每个国家居民讲的不同语言,结合讲不同语言居民在该国所占的比例,进行了加权平均,初步得出了该国语言能力指数。如瑞士讲德语的居民占67.6%,讲法语的占23.8 %,讲意大利语的占8.6%,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的语言能力指数分别是0.191、0.338、0.108,三组数据对应分别相乘后,再将三个乘积相加,所得 0.228就是瑞士国家语言竞争力加权平均指数。但是仅仅这样计算,还不能真实客观反映瑞士这个国家的语言能力指数,因为瑞士的居民除了说这三种语言,他们的英语水平都很高,在对外沟通交往中表现出较高的能力和水平。所以,陈博士在在评估国家的语言能力指数时,还考虑到英语是全球通用语言的影响,对一个国家内非英语母语人士讲英语的熟练程度也作为重要参数进行了计算。也就是他利用一个国家的非英语母语人士的英语水平情况,对该国的加权平均语言能力指数进行了调整。计算一国的非英语母语人士的英语水平时,他参考的数据是英孚教育2016年度完成的《英语熟练度指数》(English Proficiency Index,简称EPI)。

  陈凯博士首先计算了每个国家或地区的加权平均语言能力指数,然后又分别计算了英语熟练度指数,在此基础上对138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我国台湾省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语言能力指数进行了排名。国家语言能力指数排在前10位的国家分别是新加坡、加拿大、丹麦、美国、英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爱尔兰、巴巴多斯、牙买加。

  国家语言能力指数((PLI))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的居民凭借其语言能力与世界沟通交往的能力和水平。在各国PLI排名中,新加坡得分0.926,高于英国和美国的0.889,因为新加坡的居民会说英语、普通话和马来语,对于那些母语不是英语的人来说,他们的英语水平也很高。加拿大和丹麦的PLI得分分别为0.925 、0.901 ,也高于英国和美国的得分,因为加拿大居民几乎都会说英语和法语,而丹麦人讲丹麦语,但他们熟练掌握英语,几乎整个国家都是丹麦语——英语的双语者,所以这两个国家的得分要高于纯英语母语的国家。尽管汉语在全球语言能力指数排名中居第二位,但受中国人普遍英语水平不高的影响,中国大陆在国家PLI排名中只排在了第41位,远低于汉语在全球语言语力指数排名中的位次。

  该《报告》特别指出,对国家语言能力指数进行评估时,因为在调整指数方面只考虑了一个国家非英语母语人士讲英语的熟练程度,所以作出的评估只能算是一个大致评估。但是,该方法运用到评估人个的语言能力时要相对准确。如果一个人掌握了多种语言,特别是熟练掌握了英语、汉语、法语、西班牙语等语言能力指数得分较高的多种语言,那么这个人就具有较强的语言能力指数。所以,一个人要想提高个人的语言能力指数,除了掌握好母语外,还必须多学并熟练运用语言能力指数高的外语。

  (注:文中图表转引自陈凯博士的《Power Language Index》)

 

博聚网